常见问题

当前位置:澳利国际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

澳利国际:香水,一个时代的气味

作者: admin 时间:2018-09-25 11:08 来源:emochuang.com
摘要:60年代—免税专售推动香水大众化到了60年代,越来越多的普通群众开始大量购买香水。那些从未到过国外的人们开始留连于香水专卖店里,并在免税店内购买香水,然后带着这些瓶瓶罐...

  60年代—免税专售推动香水大众化

  到了60年代,越来越多的普通群众开始大量购买香水。那些从未到过国外的人们开始留连于香水专卖店里,并在免税店内购买香水,然后带着这些瓶瓶罐罐踏上归途。其中包括有Madame Rochas(萝莎夫人),Worth Je Reviens(沃斯?谢瑞维斯),Carven卡芬的Ma Griffe,Lanvin蓝悦的Arpège,Houbigant的Chantilly,Guerlain娇兰的Mitsouko(神秘)和L'Heure Bleu(蓝色时刻),Hermes爱玛仕的Calèche(四轮马车),Sortilege(魔法),Ecusson和Estee Lauder雅诗兰黛的Youth Dew(朝露)。

  伊夫?圣罗兰(Yves St. Laurent)于1964年推出了Y,并在四年后又推出了Rive Gauche(塞纳河左岸)。Guy Laroche姬龙雪则在1966年宣布了Fidji(斐济)的发行。与此同时,Chanel No.5和Miss Dior这些经典品牌仍旧是人们的挚爱,虽然竞争者不断涌现,像雅芳的Topaze、蔻蒂的Imprevu,甚至是Faberge费伯瓦朴实的日间系列Woodhue也要以其迥异的风格在市场上分一杯羹。

  70年代—思想的反叛,女性的解放

  到了1977年,伊夫?圣罗兰把Opium(鸦片)带到世人面前,其惊世骇俗的名字,正迎合了那个年代女权主义者的需求,引起了一阵“鸦片热”,各地女士就像中毒般纷纷抢购。这绝对是一款为狂热之夜而设的香水。但是也有的女性会喜欢像Nina Ricci尼娜?丽茜的L'Air du Temps(比翼双飞)和她的橘色系列。Bigarade(橙叶油)也曾红极一时。兰蔻的? de Lanc?me(绿逸),兰黛的Cinnabar,和Cacharel卡夏尔的Anais Anais(最后一款更是女学生们的挚爱)发表于1978年,同样都获得众人的喜爱。

  露华浓的Charlie在推出后迅速打进当时的畅销榜榜首,披上Charlie香味的职业女性们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在其他场合都能表现得轻松自在。雅芳的香水因为价格适中也非常受欢迎,但人们更喜欢她的手霜,因其瓶身设计大方美观。Max Factor的Maxi也同样是价廉物美的产品。

  在这期间,各种价格便宜的麝香香油和香水充斥着各大药房,Prince Matchabelli的Aviance Night Musk便是其中之一澳利国际的畅销品。

  80年代—丰足的年代,探索的年代

  设计师香水像雨后春笋般在80年代里冒出。这个在媒体鼓吹下物欲纵横的八十年代,造就了CK(Calvin Klein)1985年时推出Obsession(迷惑)的空前成功。香草味浓郁的Obsession从此主宰香水市场多年。

  此时想要打开一个杂志或是周末增刊市场,没有附上Giorgio Beverley Hills的黄白样品条,也是异想天开的事情。后来Giorgio却因其浓重的味道过于喧宾夺主盖过了饭菜的香味儿被禁止于各个餐馆。

  象征和噱头是这个年代的一大特色。让?保罗?歌蒂埃(Jean Paul Gaultier)把香水装在一个残缺不全的玻璃瓶里,而且只限量制作了几个包装不同的版本。1982年进入香水市场的Vanderbilt(范德比尔特),混合了康乃馨、玫瑰和含羞草香味的东方调香水,也是一款相当诱人的香水。1987年的Lou Lou则稍稍偏离浓重的主流格调,以一种比较清新提神的味道取胜。

  这一时期的一些香水如巴黎伊夫?圣罗兰的玫瑰紫罗兰系列堪称经典;享乐风更是为Givenchy纪梵希的Ysatis(伊莎缇斯)和娇兰的Samsara(轮回)1989创造了不败的神话。香槟酒香水曾在香槟酒制造业引起争议,甚至还闹上了法庭,最终被判不得以香槟之名进入市场。现在仍以类似的包装出现在市面上,但却换了个名字,叫做Yvresse(醉爱)。

  90的清新海洋绿和新世纪的回归

  年代见证了一系列更清新更敏感的香水味出现,大概是从雅诗兰黛在80年代推出的如风香水开始。一些香水像三宅一生1992年推出的一生之水、永恒时刻、炫目神迷都有较清脆的香味。有一种提神的东方香水,如拉格斐1994年推出的日月星辰,90年代前期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的远征,这种香水装在最漂亮的瓶子里,为化妆台增色不少。纪梵希1996年推出的金色年华装在一个华丽的瓶子里,散发出一种消失很久却令人沉醉的气味,现在与之争妍的有香奈儿同年推出的倾城之魅,也很受欢迎。

  世纪末又回归到柔和香味,像巴黎世家的幸运女神,或者是男女皆宜的中型香水,如大受都市时尚潮人欢迎的CK One。1999年卡夏尔推出Noa Noa(诺亚诺亚)。现在更名为Noa香水,是一种圆形的植物东方香型,闻起来超凡脱俗。千禧年的新香水包括可爱的高田贤三的花,娇兰的Mahora,CK的真实,Isabella Rossellini罗塞里尼的宣言,兰蔻的奇迹,Boucheron的初遇,圣罗兰的Nu,Michaels Kor的Michael,莲娜丽姿的曙光,以及薇薇安的密室女香。

  香水的成功秘诀

  过多的名利容易让人昏头转向,在那些虚无的光环下,香水的制作也似乎开始有点儿变质。制造商们通常只在乎香水的价值——昂贵与否、独特与否才是重点。然而消费者不是傻子,他们不会被这些噱头骗得团团转,毕竟香味才是基础。如果那味道不是他们所喜欢的,他们就不会付钱。因此虽然有众多的成功例子,也有不少失败之作。香水在注重本身价值的同时还要配合适当的推销,只有这样才能补偿起初的成本投入。发行一款新的香水需要五十万到一百万英镑,所以其味道必须符合时代的主题。

  想要在香水这个拥挤的市场上占一席位,就必须根据消费者对香味的需求、与时俱进,在保持神秘感的同时还需要一定的排外,像迪奥,娇兰和兰蔻正在进行限量版发售的活动,活动只维持几个月的时间,限量版的香水瓶是根据设计师条款里的规格制作的。2001年迪奥推出的限量版是一款名为Remember Me(毋忘我)的百合香水。现在网络上存在一群香水瓶收集者,不管是否还装着香水,只要喜欢,他们就会买下来。许多人还会收集经典香水或是独特的混合香油。所谓经典,必须经过至少十年后,并能吸引更多的爱好者。

  有些人也发现,涂上现代的香水后常常会使人猛打喷嚏,但是抹那些拥有过半世纪历史的老牌香水就会减少这种情况,而且只要生产商没有往里面瞎掺和,还能重新并更深刻地体验到新旧香水的不同之处。或许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要返璞归真,购买纯酒精香油,然后自己调配。

  香水的消失

  有这样的一种网络活动,网络冲浪者寻找一些要么不再生产的,要么不在某些国家出售的香水。消费者很难理解为什么制造商不吭一声就收走某些香水了,但是原因只有一个,利润。如果某种香水的利润没有达到制造商预期理想,他们就抛弃这种香水,不会顾及死忠粉丝。

  兰蔻里面一款很棒的香水Magie(魔幻香水)的原版叫Magie Mist(轻绒香水)。原版的Magie Mist回归不知道世多少人的期盼,它是那么的有女人味、优美、温和、圆润,比起只会让人打喷嚏的修订版Magie Noir(黑色的魔力)更令人难忘。

  然而制造商身处制造利润的游戏中,如果销售缓慢,他们要么撤销这个品种,要么用一个紧扣时代潮流的新模式重新推出产品。最近这样的例子有两个,兰蔻的绿逸和圣罗兰的Opium,两种香水在2000年1月都更新过。如果你要旧版本现在就要存货了。Venezia威尼斯和Cacharel卡沙雷尔的Lou Lou已经在不久前被撤销了,所以如果看见又喜欢的话,就赶快收藏吧。

联系我们
Contact
联系我们
澳利国际很想听到您的声音

400电话:400-889-8989

联系电话:15812313231

公司传真:0898-6389888

手机号码:13412312312

客服QQ:329435596

Email:123123@qq.com

地址:安徽省豪州市金城国际大厦669号

[向上]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888-9999

Copyright © 2002-2011 澳利国际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17312341234
二维码

关注微信